News

新闻动态

法律风险防范: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做客《周末说法》

时间:03-14 11:37

  近年来,法律风险防范已经成为企业的普遍共识,许多律师事务所也成立了法律风险防范团队专门来应对企业法律风险。日前,山东人民广播电台《周末说法》直播间邀请了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公司法和企业法律风险防范管理事务部团队主任宋增宝、副主任张磊以及刘传国、徐德收、张宏宏律师做客栏目现场,就他们着力的企业法律风险防控,与公众交流了他们的办案体会。以下是详细内容:

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做客《周末说法》

  ●为什么盈科要成立企业法律风险防范管理事务部这么一个部门?

  宋增宝:盈科在全球是47家律师事务所,律师们在执业过程当中,经常碰到企业和公司,在经营过程当中,因为风险防范意识不强、风险防范力度不够,导致一些纠纷和诉讼,对公司有时候是灭顶之灾。

  相比发达国家,日本、韩国、港澳台,我们企业的经营者“人合”或者家族特点很浓厚,企业在经营中,把很多的精力放在了人情世故和公司的经营行为上面去了,但是对于公司在设立、生产、经营和消亡过程中,所存在的法律风险却没有足够重视。

  我们立足于“风险防范在前、抢险救灾”在后,针对企业法律热点,成规模化集中化,组成一定的人力物力,把防范事务做到比较专业的程度。实践证明我们这个部门成立一年来,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不仅能够帮助企业“抢险救灾”,而且引领企业“风险防范”。

宋增宝, 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股权高级合伙人

  宋增宝, 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股权高级合伙人, 部门管理委员会主任 ,公司法与企业风险管理法律事务部主任。

  他原来在国有企业工作

  而立之年转轨做律师

  一直专长于刑事和经济法律实务

  15年的律师生涯中

  他面临最多的场景是——

  企业把疑难复杂的法律问题一股脑提交给他

  他分析解答完毕

  制定诉讼和调解方案时

  很多企业痛心疾首——

  我们当初咨询你就好了……

  几年前他根据自己多年诉讼经验

  着手构建不同行业、不同规模和特点的企业风险防控体系

  在一些法律意识较强的国企央企推广实施

  防患于未然

  企业收益匪浅

  他说——如果打官司是治标

  风险防控才是治本之策……

  ●有人说,做风险防控的律师,是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不战而屈人之兵”,您的体会是什么?

  宋增宝:做法律风险防控的律师,他们往往以前是有过大量诉讼经验的,他之所以能够给你出这个法律建议,给你一些修改意见,是因为他以前他见过,在法庭上出过哪些事,哪些地方容易出事,律师的风险防范,大部分都是真刀真枪,都是见招拆招得出来的经验积累,不是捕风捉影,不是凭空猜测的。

  ● 法律风险防控工作的阻碍在哪里?

  宋增宝:我们当然不希望任何一个企业,出现任何的纠纷。但是纠纷和隐患是一个客观存在,就看你的意识是在前还是在后,我们到底是治标还是治本,我强烈建议治本为先,治标为辅,这个治本就要问题未出现之前就要提前预防。

  我也和很多的企业经营者也交流过,提前预防,大家觉得有这个必要吗?你说的这些到底会不会发生?这些风险到底在还是不在?人家那个企业干了十几年啥事也没有,为什么我成立公司就得这样呢?他怀着一种侥幸心理,或者说对这个问题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有时候他们说等事出了再说吧,总是这么一种态度。

  企业做这种前瞻性的风险防范,在风险还没有出现,甚至可能风险永不出现的情况下,你让企业就风险防范问题给律师支付一笔费用,这个费用最起码是几千,也可能几万甚至几十万,企业经营者尤其是私营企业,对于这块费用的支出,他们是不是完全情愿的——我啥事没有的情况下,我付你几万,没有必要吧,他总是有一种这种支出和收益是否对等的一个衡量。但是一旦到了出现问题,而且问题比较严重,造成企业经营困难,或者是企业的经营无法维系,对外需要承担几十万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责任的时候,反过头来再想想,在这之前那几万块钱的费用,就已经微不足道了。

  ● 从你们接触的企业看,风险防控意识哪些企业或者行业比较强?

  宋增宝:从地域上来看,南方企业风险防控意识强;从企业性质看,国有企业基于负责人责任的要求和企业大而强的实力,他们防风险要求高,他们是先行者和受益者。南方的企业,他们起草的合同密密麻麻,大厚本,各种各样的情况都给你预设上了。他们非常喜欢用一句话叫——包括但不限于,后边要列一些东西的,但不限于就是对于类似于这种东西的不确定性做了一个概括:你如果违约,需要你承担的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交通费、咨询费、诉讼费、保全费、评估费、鉴定费。那这句话里边最终它要如果,你真敢给他违约的话,除了已经列出来的这些费用以外,但不限于后边涵盖的内容就比较多了。比方说电话费,通讯费都给你算上。

  实际上这句话代表的是什么?代表的就是一种强烈的防范意识。你别想从这个内容里边找任何漏洞。这就是一种防范。

  ●张磊律师,你做公司并购项目比较多,作为风险防控律师,律师能起到什么作用?

  张磊律师:公司并购,律师会给你省钱的!

张磊,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张磊,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执业纪律委员会副主任, 公司法与企业风险管理法律事务部副主任

  公司并购业务,前期都需要律所、会计师、专业的中介机构,要对目标企业进行尽职调查,展开一个全面的梳理,在这个过程中,就会将企业一些没有呈现的风险展现出来,比较多的集中在一些诉讼风险,还有一些关于它的证照方面,比如说一些企业的核心资源在于它的行政许可证或者是它的知识产权,如果产权到期无法办理延期,甚至是行政审批没法获批,存在瑕疵,甚至有可能推翻,都是风险,这样就给收购决策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依据。——你揭示出来之后,我们就要在收购方案中约定清楚,如果这段风险爆发了,对于收购方的权利如何保障,得需要对方做出承诺,甚至是一些兜底条款——一旦出现类似的风险,被收购方要来承担的。我们企业法律风险防控律师的尽职调查,做的服务很全面全方位的,不仅是防范风险,发现了风险,给予一个比较公允的价格,等于给收购方降低了收购价格。——律师尽调,会给企业省钱的!

  ●徐德收:律师服务贯穿企业经营始终

徐德收,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公司法与企业风险管理部律师

  徐德收,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公司法与企业风险管理部律师,毕业于山东大学法学专业,自2011年从事法律工作以来,成功代理多起法律关系复杂的诉讼案件。现主攻公司法与风险防控等公司类案件。

  在公司设立的时候,公司章程、人力资源管理、购销合同、采购合同,买卖合同,合同的付款的条件、付款时间、付款结点,违约责任管辖,这都是非常重要问题,都要严加注意。王敏律师会帮助他从一切从他有利的角度来设定这个合同。你这一点做好了,对于以后出现的纠纷,就会占一个主动位置。

  供方还是买方,对于供方来讲,他们可能涉及到的一些出库出货交货的一个手续问题,证明他们在整个履行合同过程当中,整个义务履行到位。这一块保证在后期产生纠纷过程当中,对我们一些比较有利的证据。

  还有一种常见的情况——公司不干了就散伙,散伙以后公司办注销,注销完了没事了吧?不超过一年,又让人家给告了,而且是把股东给告了,说你们的股东注销前未清算,而且你公司的资产去向不明,我的这个债权你没有清偿;还有一个你注销的时候,工商局是一般要求注销企业要有一个明示,就是注销后的企业,债权债务的承担实体是谁,他们自然而然的就把股东给列上了,股东又成被告了……所以很多企业稀里糊涂当被告,就是因为法律风险防范不够。律师服务是全方位的会诊把脉、治病。

  刘传国, 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曾代理沃尔玛与张某某“二道门”侵权纠纷,该案经过山东电视台、济南电视台、齐鲁电视台、山东电视台生活帮等多家媒体的关注报道。

5.png

  ●刘传国:多数企业对法律风险一知半解

  两个济南的公司,约定的是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就是说有纠纷,两家都要跑到北京去。他把这个合同拿过来一看,我就说你们这是不是从网上下载的一个格式的?他说是,对方提供的一个版本,他们就拿了一个网上下载的合同,他觉得我不是没有合同,我订了,但是里边怎么订的,他觉得谁家的合同我都能拿来用。

  我说你们这个合同,一个是合同条款,违约责任、对这个质量的约定,对这个数量的约定等等,对咱这边很多都是不公平的;约定去北京仲裁,对咱公司造成比如说出差,人力物力劳民伤财。我说你把你所有的合同拿过来,我可以给你审核一下。他们很服气。从此以后就跟我签了一个常年法律顾问合同。

  我另一个顾问单位是一个生产型的企业,它给对方公司供货,有很多货款没有收回来,他说咱是不是起诉?我看送货单、出库单,还有一些对账单,还有一些合同拿过来看一下,12年的货款到15年就已经过期了,过了诉讼时效了,我说咱现在要是起诉的话,对方有可能以诉讼时效过期为由,申请法院给驳回。我给他的建议就是,要求他跟对方就这个货款的问题留下证据。再弄一个对账单或者签收单,能证明我们要过,或者重新约定一个要货款的期限。这边财务就跟对方沟通了,也有录音,也有一个对方财务经理的一个认同,所以把诉讼时效又给他续上了。所以说公司法律风险防控,事先预防比事后补救更重要。

  ● 宋增宝“我办一案”:声东击西的“阳谋”

  借款2000万 必须股权质押

  北京的一家公司有两个股东,实缴出资5000万,各自出资2500万。由于公司急于上一个项目,资金流不足,就对外融资,签订了一份融资合同,金额2000万。融资方要求:企业承担还款责任,支付相关利息以及相关的费用——这是正常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是融资方还要求——公司的两位股东,以自己持有的公司的股权,作为对这个融资项目的担保。而且要求规范操作:要召开股东会,要做出股东决议,要到工商局去办理股权质押……

  当时,2000万是解决燃眉之急的,而且两位股东很自信的是,他们用来融资的这个项目,几个角度论证,倒推和预测未来的市场货款回收情况,融资期限内回款,毫无问题。

  在这种乐观的预测之下,公司就和人家签订了融资协议,同时签订了一个股权质押协议,到工商局办理了股权质押。

  还款不能 股权拱手相送

  2000万的资金到位了。后期他们在经营过程中,实际回款远远低于他们论证的结果,导致了还款不能,四面楚歌。

  这时候融资方依据协议和质押合同,直接起诉了这个公司,而且要求两位股东承担担保责任,要求把股权直接过户给融资方。

  从法律上,对方一开始要求按照程序来,工商局它也备案了,股权也质押了,程序上无可指摘,最后人家胜诉是必然的。一审是融资方毫无悬念地胜诉了。

  醉翁之意不在酒

  二审的时候,我介入进来,面对的就是这样糟糕的情况——公司不但要承担还款责任,而且两个股东要承担担保责任。如果履行不能,还要将股权过户给融资方。整个公司全盘失控。

  但同时了解到,企业虽然经营非常困难,资金流匮乏,但是这个企业是一个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持有一家上市公司的股票4000万股,“家底”还是很丰厚的。后来我才知道,这个融资方是看准了这个企业的项目将来是不可能偿还这笔款项的,但是人家没有收手,人家的目标是声东击西,或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人家是冲着这个公司持有的4000万股股票来的,这4000万股对应的就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律师思路——显失公平

  我在二审时是这样的诉讼思路:公司股东用5000万股的股权全盘为2000万的融资进行质押,这个质押是不是超额质押了?算不算显失公平?当时出资是5000万股,5000万块钱,每个股东实缴2500万人民币,质押的时候,是不是需要磋商一个质押的额度问题?另外,这个公司本身持有上市公司4000万股股权,每股都在8块钱左右,那就是3个多亿!这个公司里边5000万股的出资,股权要做质押的时候,是不是要评定我的股权价值,它肯定已经远远超过5000万了,两位股东起码应该对股权质押额度要做个评估——可能我质押给你1000万股就够了。那你仍然拿着5000万去给人家兑一个2000万的债务,显失公平啊!

  中国的民法要求公平、对等原则,你不能显示公平,即使是我违约,你也不能获得超额的利益。我认为当时这一块没有评估,没有作价,也没有对股权限制。需要一个评估,以现实价值来衡量。法院最终采纳了我的观点,依据公平原则,这个问题化解了,公司当然是失去了部分利益,但是公司主体还在。

  法律风险防控的正反向对比

  这个案子,我方当事人吃了大亏,差一点失去自己最具有核心价值的资产,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实际上是对方已经知道公司背后持有的4000万股的上市公司股权,有意识的在回避这个问题,他不希望你看到他的真实目的,所以他就没提。——这是人家的“阳谋”。说实话,融资方那边的律师所做出来的法律业务,在出现任何问题的时候,都能够完全维护融资方的利益,而且是超额利益,不可否认,对方风险防范做得好。而咱们这边当事人,没有请律师把关,考虑不那么周全,或者是疏忽大意或者是风险防控意识不强。自己都没有看到没有提异议,这不很荒唐吗?

  如果早期请咱们的风险防控部的律师来给做这个规划,——我就肯定会建议他,你是用你的5000万股公司全部的股权,去质押给它,我们要评定我的股权价值,现在我每股股权的价值已经达到了10块钱,那么你2000万,我对应超额一部分就可以了,那可能我给你1000万股的公司股权,就足以覆盖你2000万的债务,加上你的利息。将来即使出问题,我5000万股股权,交出去1000万股,4000万股在我这儿,公司我还是绝对控股,我说了算!哪里有这么被动?

法律风险防范: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做客《周末说法》

  主持人:今天你们风险防控部各位专家律师,给我们上了一趟精彩的风险防控课,我们知道了风险防控律师能为你做些什么,你能从中受益,受哪些益。希望今后企业界,风险防控的意识得随时有,法律问题一定要时常挂在心头,多多的运用专业的风险防控律师!我们也希望律师们在今后的经济发展,包括新旧动能转换的过程当中,风险防控法律服务能够最大化的发挥它的作用!

  咨询答问——

  ●要不要股权?怎么要股权?

  济南听众张女士:我跟朋友合伙想做个生意,这一块我有酒的渠道,我刚开始干,还是不想投资嘛,我朋友他说他投资几十万,我们俩合作,现在正在筹备阶段,我就想问一下,他投的钱,但是渠道和人脉是我的。他就觉得公司的股权都应该归他,我想是不是也得给我点股份?我要的话有好处吗?有没有坏处?

  宋增宝:股权大家都认为是个好东西,大家看到这个“权”字,实际上股权后边对应的是什么?是股东的权利还有股东的义务,朋友出资,你仅仅说人脉资源或者说渠道问题,能不能作为一个入股的条件,我认为作为一个出资可能比较困难。除非两个股东协商好了,对于这种非资金性的出资,双方达成一致意见,认为这渠道资值多少钱。朋友认为她可以占20%或者占80%,双方协商,但是在工商登记当中,她的人脉和渠道是无法作为出资标准的。可以这么来做,你和你的朋友就可以做一个股东会决议,或者在公司章程当中就可以约定,你比如说你们出资1万,你朋友出资8000,他占49%的股权,你出资2000,占公司股份的51%,这个是合法的。你出资少,但是里边你占的股权多,它是包含了你的人脉和渠道在内的。

  至于我要这个股份好,还是我不要这个股份好,不好预判,如果后期发展的很好,你怎么来维护你自己的权益,你比如后期发展我们盈利100万了,那么100万你要分的时候,如果对方不同意,说公司都是我的,注册资金都是我的,股权全是我的。那你为什么来分这100万呢?但它还是个双刃剑,如果公司欠债呢?你也得依据股权比例承担,这是必然的。

  没有一条路可以让一个人既不出资还能获利,或者说承担责任,这是不可能的。权利义务永远是对等的,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就是你们界定好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做到尽量的风险防控到位,然后诚心诚意实心实意的去经营,那么真要赔或赚,大家在这个过程当中互相都认可,没有人为因素,没有出现风险,那就是一种自然现象了。

相关阅读

公司地址:龙岩市新罗区龙岩大道278号商会大厦E幢1403